河南南陽市政府27日通報稱,南陽億安房地產公司為加快項目拆遷進程,雇佣社會人員劉某某組成所謂拆遷辦公室,之後劉某某找人組織6名艾滋病患者組成“艾滋病拆遷隊”。目前,5名主要嫌疑人已被控制,多位官員被處分。“艾滋病拆遷隊”購買油漆、噴槍等工具,在被拆遷小區噴寫“艾滋病拆遷隊”標語,在一空置房間張貼所謂的“艾滋病拆遷辦公室”,在院內燃放鞭炮,用購買的彈弓和鋼珠向被拆遷戶家窗戶進行射擊,擊穿窗戶玻璃,還通過亮明艾滋病患者身份,威逼恐嚇居民搬遷。(12月28日《新京報》)
  “艾滋病患者”,在目前的環境下,總體上來說還算是弱勢群體,因為其所攜帶的艾滋病毒現在還沒有有效的疫苗來控制,從公眾的心理上來說,大家對這一特殊群體還是同情的,無論其艾滋病毒從何種渠道而來,對其難免過激的行為也能夠表示理解,這是人們的善心所至。而當前,對艾滋病的大眾感知,一邊是醫學上暫時的無能為力,一邊是社會層面的敬而遠之,還有就是一旦感染艾滋病後的自暴自棄,以致於現在的艾滋病在醫學意義上還趕不上社會意義了,大家還是有點怕。
  “項目拆遷”,也是一個熱門話題,現在大家津津樂道的是它。官方,一談項目就來勁,不管項目實施和建設過程中將要產生怎樣的後果,將要損失多少民意,將要形成多大的窟窿,都要上,當然這其中也還有政績的需要;商家,也將項目當成一種牟利的途徑,一種官商聯繫的載體,一種玩弄創意的介質,當然也不乏將項目建設環境的評判作為一種資格來要挾者,這是項目慣著的;到了民間,在無數的對抗情緒中,便有了神風特工隊一般的“艾滋病拆遷隊”和被擊穿的門窗玻璃、在睡夢中掀掉的屋頂甚至挖掘機下無意間屈死的怨魂。這些,不能不說是病態的治政思維下的產物。
  當然,“項目拆遷”並不是一件十惡不赦的壞事,如果這樣,誰還會幹呢。客觀地理解之,一個地方要發展,必然會有一些舊的東西被打破,一些新的東西會產生,也必然要損害小的利益來獲得大的利益,這個大家應該能夠理解。但是,理解歸理解,項目拆遷的前因後果,法定程序,利害關係等等還是要搞清楚。要保大局,局部利益也應該保證,具體困難、個體問題也應該解決,這是人之常情。現階段,政府及其職能部門還是項目建設的利害關係人,很多項目都是政府在推動,所以,不管什麼時候,政府在項目拆遷過程中,都不可能站在乾岸上。因此,政府在一些問題的處理上,還是要更加理性,更加明智。
  而今,頂層設計,全面推進依法治國。對政府,法無授權不可為;對個人,法無禁止即可為。這說明,政府只能做政府應該做的事情。“項目拆遷”,從大處說是謀求發展,但從小處看,也不過是一種商業或者市場行為。其實拆遷是一種完全意義上的市場行為,你要人家的土地、房屋,就要協商好,給人家補償。所以,在這種市場行為中,政府其實是可以更加灑脫一點的。然而,我們的政府卻沒有灑脫過,而總是在諸多的項目拆遷中,充當了項目“馬前卒”的角色,而最終使自己在一些個案問題中下不了臺。你看,南陽億安房地產公司這一拆遷項目,排練出了一齣“艾滋病拆遷隊”的武打神劇,而且還在幾天之後才找出幕後,最後又以處分了一些官員來給民眾一個交代,難道說當地政府真的一點都不知情嗎?
  文/譚鐵安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“艾滋病拆遷隊”背後的治政狂躁)
創作者介紹

蘋果電腦

vu87vuea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